中国散文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紫香槐网刊 > 第九期

走鲍寨

作者:

 

                              走鲍寨
 
                                              陈长吟
 
秦岭北麓的山脚下,有一个地方,被称为“中国的普罗旺斯”。我以前没去过,但早听传闻,也在网络上看过一些图片。风景倒是不错,可这命名,不知是诗人的激情,还是画家的遣兴?
丙申春日,蓝田的文友打来电话,说是鲍旗寨的油菜花开了,约几个朋友去转转。这个鲍旗寨,就是我心中憧憬的“中国的普罗旺斯”,于是正合吾意。
车出西安城,上高速,往东南方向行驶,转入环山路,约摸一个半小时,就到了长安区焦岱镇的鲍旗寨村。
村庄偎在一面山坡下,前面小河流淌。屋舍整齐,家家围着竹篱笆。很多处挂着“写生基地”,“XX画室”的牌子,据说美术学院的学生常来这儿实习,租间房住下,半月不挪窝。村部是个几层楼高的新房,其上布置着大大的画室,笔墨纸砚齐备,随时可以挥毫。还有其他服务设施,都是新农村的标志。
走过前街,来到村后,我终于看到了一些别致的东西。到处长着老树,有的弯曲多折,有的浑身疙瘩;有的皮肤粗糙布满甲粼,有的张牙舞爪细枝朝天……老树是一个古村的灵魂,它们长直了是栋材,长弯了是风景,都有其价值。
在一个高坎前驻足。坎上蓬勃着大片的藤蔓和绿叶,中部留出一凹口,一段石阶朝上伸去。我爬上石阶,上边有一个小院子,托出几间土墙老屋,古朴幽静。我返身下来,伸手对其他人介绍:“这个地方有味道。”朋友用手机及时抓拍下来,倒是张生动的照片。
镇政府书记说:村里的老房子,都保护下来了,准备提供给艺术家做创作室。
我问了细节,连租金带翻修,费用并不高,于是有些心动。
继续向前,爬上叫“苍龙岭”的土梁子,视野开阔,全景展现。远方是巍峨的秦岭山峰,由高向低层次分明,峰峦间弥漫着青灰色的薄雾,宛若水墨写生。近处有几丛青瓦白墙房屋,点掇在山的屏障之下,添了许多生机。身边起伏的沟坡上,油菜花黄的耀眼。一只蝴蝶飞来,在花海中舒翅起舞。这只蝴蝶特别大,极少见。我突然想起俄罗斯著名作家纳博科夫,他的另一个身份是蝴蝶标本的收藏及研究专家,如若他还在世,知此信息,一定会来这儿采风,说不定有填补空白的新发现呢。
寨的局部地形,确有点儿法国普罗旺斯的样子,但将其互比,还是显得夸张。一位女士在我耳边说:“如果能种些薰衣草呀的,会更好。”这倒是很好的建议。
午时,在村头农家用餐,吃的全是村民自己种的蔬果,或者从河边剜来的野菜,经过调制,香味可口。嚼一嘴烙馍,面香盈喉。
空气、风景、野菜、粮食,本来是上天赐与人间的生存基础,可在今日雾霾横行,污染严重的世界里,倒显得弥足珍贵了。
鲍旗寨,去了忘不掉。
相信,它会更好。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网站首页 | 投稿中心 |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西大现代中国散文研究所 版权所有 陕ICP备1000415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