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八说“穷而后工”

已有 288 次阅读  2017-04-24 13:24

 

 

八说“穷而后工”

 

关于“穷而后工”,古人多有评说,这里收集了一些资料,作为学习参考之用。当然,这里所收集的也只是一个粗略,肯定还有更多资料没有收到,好在这并不是一个完整的资料集,其目的只是想看看古人们的态度。若如此,这些资料已经可知大略。

下面,我作了简单的梳理,敬呈于各位。

欧阳修与梅圣俞诗友一生,感情甚笃,对梅人梅诗评价甚多,其中“穷而后工”这一观点既深刻,又影响广泛。《梅圣俞墓志铭》中的文中说:“余尝论其诗曰:世谓诗人少达而多穷,盖非诗能穷人,殆穷者而后工也。圣俞以为知言。”在《梅圣俞诗集序》中说:“予闻世谓诗人少达而多穷,夫岂然哉?盖世所传诗者,多出于古穷人之辞也。凡士之蕴其所有而不得施于世者,多喜自放于山巅水涯。外见虫鱼草木风云鸟兽之状类,往往探其奇怪。内有忧思感愤之郁积,其兴于怨刺,以道羁臣、寡妇之所叹,而写人情之难言,盖愈穷则愈工。然则,非诗之能穷人,殆穷者而后工也奈何使其老不得志、而为穷者之诗,乃徒发于虫鱼物类、羁愁感叹之言?世徒喜其工,不知其穷之久而将老也,可不惜哉!”在《水谷夜行寄子美圣俞》诗中也有“梅穷独我知,古货今难卖”。在《依韵奉酬圣俞二十五兄见赠之作》中还说“穷达何足道,古来兹理均。”

但是,真正把这一观点凝练成“穷而后工”的是苏东坡。苏东坡在《答钱济明书》中说“又知诗人穷而后工。”在《书圣俞赠欧阳阀诗后》诗中也有感而发:“天下皆言圣俞以诗穷,吾二人者又穷于圣俞,可不大笑乎?”

    宋人陈师道在《王平甫文集后序》认同了这一观点:“欧阳永叔谓梅圣俞曰:世谓诗能穷人,非诗之穷,穷则工也。圣俞以诗名家,仕不前人,年不后人,可谓穷矣。其同时有王平甫,临川人也,年过四十,始名荐书群下士,历年未几,复解章绶归田里,其穷甚矣!而文义蔚然,又能于诗,惟其穷愈甚,故其得愈多,信所谓人穷而后工也。”

宋人葛立方也认同这一观点,《韵语阳秋》有载:“欧公一世文宗,其集中美梅圣俞诗者,十几四五…公后有诗云:‘梅穷我独知,古货今难卖。’”

宋人黄震有《黄氏日抄》,记云:“欧阳修《梅氏诗集序》谓:‘非诗之能穷人,殆穷者而后工也。’惜圣俞幸生盛世,老不得志,而为穷者之诗。”

宋人文天祥在《祭宛陵先生文》中说:“生遇昭陵,官同郑谷,使诗遂穷人,则《三百篇》之作者,将其身之具不淑。”

明人陈俊曾在《刻宛陵集后序》中说:“永叔曰:诗必穷而后工,不其然欤。”

明人胡应麟有《诗薮.杂篇》云:“古今诗人,穷者莫过于唐,而达者亡甚于宋。汉苏、李,魏刘、王,晋阮、左,北魏温、邢辈,皆厄穷摧拆,顾未至饥寒也。唐世则饥寒半之。宋诸名公仅梅圣俞、陈无己以穷者,其余虽处士。亦泰然终身。”

清人钱谦益曾有多论,在《冯定远诗集序》说道“诗穷而后工。诗之必穷,而穷之必工,其理然也。”还在《唐祖命诗稿序》作了发散性的论述,“独圣俞一身穷耳,故其忧思郁积、羁愁感叹之言,可以矢诗遂歌,发作驰骋…圣俞之诗,欧阳公以为穷而后工,不知夫祖命之诗之工,至于不能自有其诗,而其穷始极,斯尤可悲也已。”

清人施闰章在《书带园集序》中说“圣俞仕不过都官,欧阳公伤以其穷死。”

清人佟赋伟在《访梅都官墓景梅亭遗址》诗人感叹:“都官诗句因穷好,欧老文章为友传。”

只有清人宋牵才有根本性的不同意见,他在《宛陵文集序》中作了大段论述,其言曰:“ 虽然,欧公谓世所传诗者多出于古穷人之辞,则学者不能无疑焉。《诗》三百篇,如武王、周公、成王、宣王、召康穆公、尹吉甫、卫武公之伦,其所赋诗皆目为古穷人之辞可乎?非穷人也,而遂疑其诗有未工也而可乎?且‘康哉’之歌,载于《虞书》,舜、皋陶岂穷而工者,乃曰:‘愈穷则愈工。’世之学者求其说而不得,必且以《采薇》《天保》《清庙》《閟宫》之作,谓反不如《桑柔》《菀柳》《北门》《中谷》之感愤而悲凉,是欧公斯言滋之惑矣。何也?先生既系官于朝而为尚书都官员外郎,则非沉沦氓庶也。史称西南夷布弓衣皆织其诗,名重于时如此,岂穷哉?然则,欧公奚以云?盖尝闻诸孔子曰:‘君子通于道之谓通,穷于道之谓穷。’凡位不配德,任不展才,是皆所为不得志而穷焉者之事也。故欧公曰:‘若使其幸得用于朝廷,作为雅颂而追商周之作者,岂不伟奈何使其老不得志而为穷者之诗也。’观于是而欧公之言明,先生之意得矣。太史公谓‘《诗》三百篇,此人皆意有所郁结,不得通其道。’ 夫郁结不得通,岂非所谓穷人之辞哉!韩昌黎亦云:‘穷愁之音易工。’欧公之言有以夫。周公,圣相也,成王、宣王,贤君也,其人不穷也,然《鸱》《桃虫》《云汉》诸作,‘内有忧思感愤之郁积,而写人情之难言。’是亦与穷人之辞何以异?信乎‘非诗之能穷人,殆穷者而后工也。’”

清人何焯在《义门读书记》中说:“欧公论梅圣俞诗…所谓‘诗乃穷而后工’”

 

清人李学孝在《跋宛陵集》中也提到“但得音从肺腑流,东野穷愁复不恶。”

清人谢启昆有《读全宋诗仿元遗山论诗绝句二首》,其诗中句云:“都官秀句似寒郊,穷乃工诗自解嘲。”

清人陆蓥在《问花楼诗话》中也有一段议论,并提出了自己的观点。“欧阳公叙梅圣俞诗云:‘世谓诗人少达而多穷,非诗能穷人,殆穷而后工。’葛胜仲叙陈简斋诗,陈无己叙王平甫诗,皆云:‘诗能达人,不能穷人’。余谓士之穷达有命,诗之精深微妙,惟穷者而后工耳。”

清人汤储 《读梅宛陵诗集书后》诗,十分有趣。“人谓诗以穷而工,我谓工诗而后穷。自古诗人多宝贵,雅颂作者何雍容。闲有孤生一枝笔,不与群雅相和同。驱使     神鬼出奇怪,雕剜造化开屯蒙。江山涕泣诉真宰,恐千万年无鸿濛。然后帝乃降薄罚,损除禄命称诗雄。使公稍能自贬损,登之馆阁声隆隆。公乃爱穷死不悔,君相欲福难为功。呜呼大雅久沦丧,齐鸣瓦缶轻黄钟。江河赖此为砥柱,倒障狂澜使勿东。万岁千秋有述作,何须与世问穷通。”

清人冯煦在《欧阳公以苏子瞻所遗蛮布弓衣织成梅圣俞春雪诗更为琴囊赋》中说“史笔铮铮,未得扬眉之会;诗穷郁郁,浑如焦尾之材。”

清人陈衍《读宛陵集戏题》有云“工者能穷吾不信,贤而且美子何叹?”

 

2017424整理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