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新疆淘宝记

中国散文网 作者:陈长吟 发表时间:2017-10-11 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新疆淘宝记

 
                 陈长吟
 
  
  去年夏天,到乌鲁木齐参加西部散文家论坛,会后在新疆大地上游走了几天,淘得了几件小玩艺儿。这些东西,在我是宝贝,于别人或许无甚价值。它们静静地置放在书架上,不语而歌,常常勾起我温馨的记忆。
 
               天山红唇
                  
  旅游公司的大轿车,开到建设兵团宾馆,接我们去达坂城。
这个小镇子名气很大,皆因为王洛宾的一首歌曲《达坂城的姑娘》。
所以,导游姑娘开始讲解前,先唱了这歌儿。全车人纷纷参与,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声音最大的,是那些老哥老姐儿们,人人会唱,并且带着热情,带着梦想,还有长长的时代底蕴。
导游姑娘很会煽情,话语绵软而柔入人心。她是本地人,在上海读完大学,毕业后又回到家乡来,奉献青春和爱情。
乌鲁木齐到达坂城只有一百公里,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在谈笑风生中就抵达了。
这个小城位于天山脚下,进出西域的关口,是南北疆的分界线,古丝绸之路中道的必经之地。原城建于唐代,可岁月沧桑,物化人非,现在只剩下一段老墙,屹立在大地上做历史的证据。可我们仍能感受到一股威武气势,冲袭而来。眼前的一块巨大的铁黑色岩石上,用沙土、碎石夯筑而成的约有5米高的城墙,随崖壁之势蜿蜒。墙下坡度依然陡峭,上下不易。
为了摄影,我手脚并用,费了一把劲儿,终于攀到城墙最高处,向远方望去,博格达峰雪白峻拔,山脚下是绿色的草原,溪流如玉带贯穿其中,牛羊成群沿水边啃草移动,一幅悦目的美景。这儿正在打造湿地公园,有木栈道通往草原深处,供游人去徜徉。
断墙下百米外,是一座仿唐代西域古建小镇,有城门楼,护城河、吊桥、烽燧、兵器台等,也就是今天的达坂城了。我历来对这些膺品不感兴趣,一略而过。
城街不长,但有几十家店铺,经营的多是食物和手工艺品。
看了几家古玩店,与别的旅游点大同小异,皆为机器批量加工而成的挂件及手串等。
突然瞧见一个小门面,写着玉器专营字样。走进去,迎面是一溜玻璃柜台,里面摆放着一些雕刻成品及许多大小不一的原石,有金丝玉、珊瑚石、翡翠疙瘩等。
柜台里,一个年轻女士坐在桌前,戴着眼镜,正低头在砂轮上精心打磨手中的一件东西,有客人进来,似乎也不受影响。
我随口说了一句:“你店里东西不多啊?
女士侧头望了我一眼,回答:“我主要做玉器加工,别人定做的成品都拿走了。”
我问:“你是玉器师傅啊?”
她停下手中活儿,站起来,走到柜台前,说:“我家祖传玉器雕刻,总店在乌鲁木齐,精品很多。这个小店里,只是从周围群众手中收购的原石,价格不贵,你看上哪一块,想雕刻个什么?”
这女士中等身材,眉清目秀,端庄文雅,看样子不过三十岁,竟然是玉雕师傅了,让人心里起敬。
我说:“谢谢了,我只停留片刻,没多少时间。随便看看。”
把柜台里的东西巡视了一遍,最后看到最下层的边角上,有块光滑的白玉原石,眼睛一亮,指着它说:“那块原石,请拿出来我看看。”
女店主拉开柜门,弯腰去取出原石,递给我,介绍说:“这是块白玉籽料,一周前,天山里的牧民送来的。”
我接过石头,手感润滑,它长约十公分,宽约五公分,扁圆椎形,灰白皮子,中间有一条不长的石缝,沿着缝纹,沁晕出淡黄浅红的颜色。这种籽料,在河水中冲刷,通体浑圆,岁月给它染上局部俏色。更喜人的是,缝纹像紧闭的嘴巴,上下的两片半圆,恰似饱满的小嘴唇。
“看上了吗?”女店主问。
我抬头瞭一眼,这玉唇,竟然与店主的嘴唇形状十分相似。
我说:“就要这块。”
女店主问:“需要打磨加工吗?”
我说:“不用了,天然的最好。多少钱?”
女店主要的价格的确很低,她只报了从牧民手中收购的原石成本价。
付款后,我说:“你看这籽皮俏色,酷如嘴唇啊。”
女店主笑了:“先生好眼力。”
然后她拿出一个小绣花布袋,把石头装进去,递给我说:“这是我手工绣的袋子,送你留个纪念,别忘了我们达坂城噢。”
我喜滋滋地离开店铺,在返回镇外广场乘车点的途中,已经给这件宝贝起好了名字,就叫“天山红唇”。
 
               胡杨观音
 
  乌鲁木齐郊外有个“亚心”,是个新景点。
全称应该是亚洲大陆地理中心,位于永丰乡包家槽子村距市26公里,毗邻兵团农十二师西山农牧场
新疆在国人的概念中,已属边远地带了。但却是亚洲中心,倒令人惊奇。
应该去感受一下。
老远,透过车窗就可以看见20多米高的雄鹰展翅网架结构大门。到停车场下来,缓步而入,先经过天圆地方亚心广场、这里汇聚了象征亚洲49国文化结晶的石雕图腾和木质、玻璃钢雕塑图腾。再往里走,路中央树立着一个宽大的镜框,好玩。我站在这大镜框中,请同行朋友拍了一张照。
从镜框望过去,就是亮闪闪的“亚心”标志塔。此塔高18米塔身为钢筋混凝土构造,由四根方形立柱组成,四面均为英文单词“亚洲”的第一个字母“A”,代表亚细亚塔顶是直径约2.5米的不锈钢球,代表地球钢球下垂中心,直对塔基中心的亚洲微缩图心脏,表明“亚心”的位置所在双层塔基,花岗岩构造,边沿围有汉白玉栏杆。
其实,是不是站在了亚洲的中心,还是要靠自己的心灵来感受。
但当你站在海拔1280米的亚心”位置,向四下望去,可以看到东有巍峨的博格达冰峰,南倚起伏的天山群岭,西靠奔腾的头屯河激流,北接广袤的准噶尔盆地,河山形胜,壮人胸怀,激情就汹涌而出。
亚心是物质的,更是心理的。
出了“亚心”景区,到附近的农牧场吃午饭。
等饭期间,我走到食堂后院找厕所,小解后再转悠一下,看到有间房子门开着,里面堆放着一些树根杂物,探头去一细瞧,发现窗台上摆着一截树桩,约二十几公分高,下端是黑黄色的老树皮,最上方雕刻着观音头像。虽然刀工粗糙,但另具神采。
我回到前台,对收费的大嫂说:“后院的屋里,窗台上,有个像观音的小树根,能不能买给我?”
大嫂想了一下,说:“哦,你说的那个树根,是胡杨木,从沙漠里拣回来的,我家的大厨师傅,哈哈,也就是我老汉,老兵团人,现在退休了,他没事时,用刀刻着玩儿,你要是看上,就拿去吧。”
我问多钱,大嫂笑了:“你随便给个手工费吧。”
我付了钱。大嫂去后院取来树根,用报纸包好,交给我。
我小心翼翼地装进手提袋里。
我知道胡杨木,它有着神话的色彩,这是新疆古老的珍奇树之一,维吾尔族称托克拉克,意为最美丽的树。胡杨生长在荒漠里,躯干粗壮结实,具有惊人的抗干旱、御风沙、耐盐碱的能力。它以终生之力,维护干旱地区的生态平衡。的寿命长于云杉维吾尔族相传,胡杨能活三千年,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 因而被人们赞誉为沙漠英雄
这根胡杨观音,可能是兵团大哥闲暇时的随手之作,但我视为珍宝。
 
               陨石手串
 
早就听说有个岚园,座落在乌鲁木齐市人民公园里。
做为一个文化人,来到新疆,怎能不去寻访岚园呢。
岚园,就是纪晓岚纪念馆
纪晓岚呀,大文人,大才子,人们早已从清宫戏中领他的的博学与机智。纪晓岚乾隆进士,翰林院学士。乾隆三十三年(1768)被革职谪戍乌鲁木齐,他利用这机会游览乌鲁木齐一带山川地理、风土民俗,写了一本《乌鲁木齐杂诗》,收入160诗词并详加注解,分风土、典制、民俗、物产、游览、神异六个部分,向后人展示了清代前期乌鲁木齐地区社会状况和风土人情画卷。晚年,他又写成近四十万言的《阅微草堂笔记》24卷,类如小说、散文、神话、故事,文笔洒逸,奇趣横出,内容更是包罗万象,无所不谈。书志怪传闻近百条,就是他在乌鲁木齐期间搜集的
《阅微草堂笔记》,是我常翻阅的典籍之一。
并且这次来所住宾馆,离岚园很近。
我步行前往,十几分钟,就进入人民公园。1921年,当时主政新疆的杨增新在营造西公园时一并修建了“阅微草堂”。2008年,乌市园林局及人民公园,在“阅微草堂”的基础上修建“纪晓岚新疆纪念园——岚园”
进入岚园,迎面是一排坐南朝北的青瓦白墙的房屋,门楣上书“阅微草堂”四个字。在葱郁的竹林前,立着一块锗红色的巨石,上边镌刻着“岚园”两个飘逸行书。左侧门厅里的空地上站立着比真人略大的纪晓岚铜像。再往里走,岚园中心有汉白玉石刻小塔——文宗之塔。塔上八个面,分别刻有八块浮雕,形象地展示了纪晓岚的生平大事。文宗塔南侧与北侧,围以灵活布局,造型多变的黑色花岗岩质地的诗(碑)廊,三段碑廊围合而成的碑院,选录了《乌鲁木齐杂诗》中的110首,由全国31个省(市)106位著名书法家共同挥笔完成。
岚园的结构由碑林、石塔、雕像、连廊、水榭、小亭等组成,以植物、人造山水与之糅合,整体建筑风格仿照北京虎坊桥纪晓岚故居修建,其中书房更直接仿自纪氏故居之阅微草堂。
苏东坡南迁而成文名,纪晓岚西贬而有大著,文学家的才情,是压抑不住的。文学家的成就,也不受时世局限,则由作品来传说。
岚园外,公园里,鉴湖边,此日正有个玉石展销活动在进行。
我当然要去转转。
一溜看过去,琳琅满目,但大路货居多。
有个小摊上,摆着黑呼呼的像煤炭般的石头,倒不常见。
我拿起一个黑石手串,哟,份量压手,很沉,不是普通矿石。
便问:“这是什么材料?”
摊主为一老者,身骨硬朗,横眉长白,他介绍说:“别看外表不漂亮,这可是陨石呢。”
陨石,乃天外来物,极为罕见,现在竟摆在了人们的面前。
我有点疑惑,问:“怎么证明这是陨石?”
老者取出一块小小的白亮的圆形磁铁,往黑石珠上一搁,竟被吸住了。他教我怎样检验陨石,一是陨石密度大,重量超过其他石头;二是陨石有磁性,能吸铁;三是陨石坠落进入大气层时开始燃烧,外围就留下了熔痕。
我一看,手串由十个小黑珠子组成,每个珠子呈不规则的圆状,外表粗糙布满麻点。份量重,吸磁铁,特症明显,别于其他。
我问你的陨石哪来的?
老者告诉我,它们是从新疆的戈壁荒漠上拣来的。其实,我们看到的流星雨,就是陨石坠落现象。不过,地面太辽阔,陨石则极少,它们坠入地球表面的杂石之中后,很难被辩认而拣拾到。新疆为什么陨石多呢,一是曾有过大面积的流星雨,二是荒漠中杂石很少,就容易被发现了。现在,乌鲁木齐周边地区,有一百多位寻陨者,他们开着越野车,骑着摩托车,到吐鲁番、阿尔泰、塔里木盆地去寻找陨石。这些陨石可以做陈列标本、可以做镇宅灵石,可以加工成手串、吊坠等饰品,既显得新颖别致,另外陨石里携带的热能和矿物质对人体也有保健治疗的作用。
老者本身就是个猎陨人呢。
很多陨石是他亲手拣来的。
我问了价格,并不贵,老者说现在陨石做装饰物刚开始,人们正在逐渐认识它,接受它,市场还没打开,所以便宜,以后就不一定了。
我赶紧挑了两串,戴在手腕上。
这天降之石,自然是瑰宝了。
 
 
               昭苏水珠
 
  昭苏是个县,在新疆的西北边陲,靠近国境线。距乌鲁木齐市800多公里,路途遥远。那儿至今还不通飞机、火车、高速公路。
  昭苏县境东西长约141公里,南北宽约132公里边境线长220公里。
  昭苏县是新疆境内唯一没有荒漠的县。是天马的故乡。
友人少时在昭苏长大,说起那儿便眉飞色舞,赞不绝口。认为到了新疆,不去伊犁是遗憾;到了伊犁,不去昭苏是遗憾。这话呀,当然比广告词更有吸引力了。
那就一定要去。
我们头天乘长途大巴,去伊犁住下。晚上,品尝了哈萨克风味的农家乐,领略了伊犁河的迷人夜景。
第二天早上,朋友开车,载我们离开伊宁市区,奔向昭苏。
汽车向南行驶不久,便开始上山。正逢修路时节,灰尘弥漫,坎坷不平,爬到乌孙山顶,绿色浓郁起来,空气清新宜人。
特克斯达坂,看到了草原石人群雕。大约8尊草原石人,最高达5米,散布在起伏的山坡上,他们面容各异,但皆带善颜,注视着过往的车辆和行人。好像在表示:欢迎你们来到乌孙故地。
  过了达坂,一路下坡,很快就冲到特克斯县城。城中心有一座八角殿堂,指向各方。登上五十多米高的观光塔可以鸟瞰塔下方青灰色的街道绿色的草地纵横交错形如一个八卦轮盘的城貌。
我对易经缺乏研究,但仍然佩服建设者的奇思妙想。
我们在城里吃了午餐,然后喀拉峻大草原
喀拉峻是个高山草原,亦被称为“空中花园”。仲夏季节,百种牧草依山势攀升海拔渐起而绽放,花朵形态不同、色彩香气各异,把绿茵的草原衬得绚丽如画。但我们进山不久,就开始落雨了,视线马上受到雾气的遮挡。担心雨儿越下越大,只好撤退下来。
  本来计划还要去附近的琼库什台“躶体岛”,那儿有一片自然形成的沟壑,上覆绒布般质感的牧场,坡体起伏变化犹如女性柔美的身体曲线,在明暗光影里尽显妖娆,被摄影家誉为“人体草原”。但雨势不减,只能放弃。
  出山后,太阳又出来了。这天气,与人捉迷藏。这是高山草原的特点,考验你的耐性。
  驱车离开特克斯,向前行驶。公路两旁风景越来越好,汽车在狭长的连绵无尽的草原中穿过。南边的天山主脉雄伟高峻北部乌孙山坡迭宕绵亘,沿特克斯河谷形成的山间盆地,连接着特克斯与昭苏两个县境,百公里长,像一条东窄西宽的巨大的楔形花园,嵌在群山之中。这儿过去是乌孙国的秘境,是大自然的馈赠。
我们没有在昭苏县城停顿,而是直奔更西更远的75团驻地,那儿是友人日夜思念的故园。
傍晚时分,但见山顶上一大片乌黑云团漫过来,接着风打头,雨紧跟,天空倾盆。十几分钟后,阳光又璀璨,草地上彩虹飞架,像是庆祝什么,是欢迎友人归园吗?
是。
天幕刚落,我们到了75团场,友人的同学们早就等在了街头。下车便进饭馆喝酒、唱歌、闹到半夜。
夜宿朋友家客房,睡眠极好。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稍稍洗漱,下楼散步。
站在街头,这才看清,75团场只有一条百把米长的街道,团部、学校、医院、商店等都建在一街两边两头。
早晨,四处无人,小镇十分安静。镇外就是草场,绿色铺到山边,峰顶白雪皑皑,近在眼前。空气清新异常,能嗅到弥漫的草香。气温凉爽,在这盛夏时节,也就十几度吧。
我感觉时间好像停止了,人置身于一个寂静美丽的图画之中。
我在草地上、树林间走了约摸一个小时,然后返回镇街,看到一家包子店已开门营业,就坐下来早餐。
吃完包子、稀饭,走出饭馆,旁边有间小屋,墙上写着“古玩店”。我一边兴趣盎然,又一边十分诧异:这么一个偏远的小地方,竟然还有古玩!
木门紧锁,房内无人。我便折回来,问开饭馆的老头,古玩店的主人在吗?老头说,是我儿子开的,睡觉还没起床,稍候,我叫他。
老头拨了手机,片刻,一个小伙子匆匆跑来,打开店门,我进去一看看,里面东西不多,以新玉器为主。
我看中一个碧玉挂件,水滴形状。就让店主从柜台里取出来,放在掌中,打开手机电筒,侧光仔细一瞧,里面有云纹结构,是真玉。
我问,这是哪儿产的玉?俄料、韩料、还是青海料,和田料?
小伙子说,就是本地料。交谈中,得知他是南方人,大学毕业后,志愿到边疆来工作,在75团学校当老师。曾跟当地一位老人骑马进山,走了一天,来到一条有玉石的沟里,拣玉回来。此后,每逢节假日,他就骑马进山拣石头,然后寄到乌鲁木齐去,请人加工为成品,再发回来出售。
我问,这地方有多少人来买玉呢?
小伙子摇摇头,说,人不多,但也有。玉卖有缘人嘛。我不为挣钱,只是个爱好和消闲。
我买下了碧玉水珠。千里迢迢来此处遇见,自然与我有缘了。
待小伙子绑好吊绳,我便套进脖颈,挂在胸前。顿时,一股清凉之感,沁入皮肤,来到心底。真玉在什么时候都是清凉的,镇静的,不浮热,没躁意。
这天中午,我们去了不远处的夏特古道。那是一条山沟牧场,里面有草地、森林、溪流、雪峰,风景绝美。它在远古时期,是伊犁地区南疆阿克苏地区唯一捷径,是丝绸之路上最为险峻的一条著名隘道随着南北疆公路的贯通,这条古道早已被遗弃,现在只有少量的游人来观光探访了。
在古道葱绿的林木里,如的草被上,灿烂的野花中,我感到全身都被绿色染透。我戴着碧玉水珠来拍照,它与周围的环境,那么和谐统一。
草叶上的露珠也是晶绿的,我觉得胸前的碧玉,滴着水。
这碧玉水珠跟着我离开昭苏,离开伊犁,返回乌鲁木齐,又返回长安,成了我长久佩戴的珍宝。
看着它,我就仿佛看到了绿色充盈的如诗如画的昭苏。
 
                       2017年7月15日记于西安迎春巷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angchun]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网友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如果你对中国散文网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给管理员反馈。管理员邮箱

散文信息

网站首页 | 投稿中心 |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西大现代中国散文研究所 版权所有 陕ICP备10004154号-2